当前位置: 首页 >> 农业机械

京津冀一体化重磅政策将出能源环保方面已先行

2021-11-17 来源:绵阳机械信息网

京津冀一体化重磅政策将出 能源环保方面已先行

摘要:以北京为核心的京津冀三地,未来能源规划与发展将成为重中之重。央企外迁已经进入到实质性阶段,河北也将布局向京津冀地区进行能源供给。从顶层设计来说,京津冀能源规划的主线是节能和降耗。降低北京的能耗和污染需从三地综合考虑,实现三方互赢,机构潜伏多日的京津冀环保能源股,将迎来新一轮上涨契机。

中央领导的高度关注之下,京津冀一体化工作正在加速推进之中。据法制晚报报道,参与京津冀一体化发展规划整体方案的专家处近日透露,目前整体方案已经初步形成,预计规划将在6月底出台,京津冀一体化,环保、交通将先行。其中,《京津冀地区生态环境保护整体方案》已通过内部审议。

对于上述消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表示,“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民众寄予厚望的还是切切实实的环境的改善。在他看来,京津冀一体化的推手是环保。推进环保一体化,应坚持以环境质量管理为核心,重点保护首都及周边地带生态环境以及重点保护大气和水污染等原则。

事实上,京津冀一体化,环保方面已经先行。今年5月,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机制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指出,要把治理大气污染和改善环境生态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突破口,率先在大气污染协同防治上取得进展,通过区域协同发展统筹治理大气污染。

目前,京津冀三地的环境质量标准都执行国家标准,有差别的是三地的地方污染物排放标准。常纪文表示,京津冀环保一体化,区域的权利义务要公平均衡。“在规划制定中,会将京津冀地区污染物排放标准统一。三地应统一限行,统一限排,统一油品质量,统一环保标准。”

值得玩味的是,改善京津冀空气质量,北京市是最受关注的,河北起到的作用最为关键。坦言讲,京津冀环保作为一个区域化的问题那就必须通过区域化、集中化、专业化治理。大力推进水污染集中处理,推进大气和水污染的专业化治理,推进环境污染的第三方治理。

300家污染企业外迁是大势所趋

北京市已确定今年重点调整退出石灰、石材、建筑陶瓷、铸造、锻造、印染等12个工业污染行业。原定于今年年内实现调整退出300家污染企业的目标,将提前在今年10月底前实现。

“高耗能、高污染、高排放企业外迁是大势所趋。”任浩宁表示,河北、天津等地已经开始布局承接北京过剩产能的方案,即便环保标准不统一、落实效果有所折扣,北京地区污染企业也将面临淘汰出局的危险,税收政策、土地政策都是地方政府手中的利器,首都对传统工业的容忍度非常小。

此外,近日,北京市经信委主任张伯旭对外表示,所有北京市调整退出的污染企业,绝不能带着污染迁到外地。

尽管如此,随着京津冀环保一体化的加速,河北省正在遭遇史无前例的环保压力。

任浩宁认为,统一污染物排放标准的制定难度较大,河北省重工业、传统能源消费占比极高,短期内人为压制传统产能的做法已经让地方经济陷入大幅下滑的泥沼,再度用环保政策施压恐会破坏原有的产业基础。钢铁、煤炭、火电、水泥等各产业结构调整问题还需从长计议,政府层面不应仅考量环保效益而忽视经济利益和社会影响。

不得不提的是,国家统计局相关数据显示,河北省今年一季度GDP增速仅为4.2%,为近30年来同期的最低值。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河北省今年以来经济增速大幅放缓,与环保高压对重工业企业的影响不无关系,这也是河北省治理环境问题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在一定程度上是在还之前在环境方面欠下的债。

河北或担负京津冀能源供给

Solarbuzz高级分析师廉锐博士向记者介绍,基于京津冀地区的环保任务,其能源规划也要通盘考虑。目前业界比较认可的方案是,“主要采取特高压受电(接受外来电力)及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模式”。

以2012年的数据为例,当年,北京地区受电比例约为60%;河北省石家庄、保定、沧州、衡水、邢台和邯郸6个市受电比例约为16.7%,唐山、张家口、秦皇岛、承德、廊坊5个市受电比例则达到了50%;此外,天津受电比例约为30%,不过,根据规划,到2020年,天津市接受区外电力将超过 850万千瓦,受电比例占到40%左右。

除此以外,京津冀地区将大幅提升受电比例的另一个信号是,在我国第一期提出在内蒙古建设的四条特高压锡盟-山东、锡盟-江苏、蒙西-山东、蒙西-天津中,有三条是到达山东和天津,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直接相关。

而谈到可再生能源应用,重任无疑又要落到河北省肩上,原因很简单“北京、天津恐怕只能搞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应用,而发展集中式,却只有河北具备条件(土地)。”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

其实,除了土地,河北还具有发展可再生能源应用的资源、地缘等多方面优势。“在河北建立集中式电站,距离消纳地很近(北京、天津及其自身),电力的传输损耗会小很多。”廉锐补充道。

据《河北省新能源产业“十二五”规划》介绍,河北全省风能资源总储量7400万千瓦,陆上技术可开发量超过1700万千瓦,近海技术可开发量超过400万千瓦。主要分布在张家口、承德坝上地区,秦皇岛、唐山、沧州沿海地区以及太行山、燕山山区。

而太阳能资源更是丰富,北部张家口、承德地区年日照小时数平均为3000小时-3200小时,中东部地区为2200小时-3000小时,分别为太阳能资源二类和三类地区,具有较大的开发利用价值。

此外,河北省各种农作物干秸秆年产量达3600多万吨,林木枝条年可利用量为200万吨左右,适宜生物质能发展;全省水资源量205亿立方米,地热资源可采量相当于94亿吨标准煤,具备开发建设水能及地热能的条件。

河北海上风电 光伏迎发展

日前国家发改委刚刚下发了海上风电标杆电价(2017年以前投运的近海海上风电项目上网电价为0.85元/千瓦时,潮间带风电项目上网电价为0.75元/千瓦时),业界认为,这将正式启动上千亿元的海上风电市场。

“河北省就具有很好的海上风电资源,例如位于张北地区,就有在建的全国8个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之一。此外,年内,国网将完成张北地区3个500千伏变电站的投运,这将令电网承载风电的能力翻番,化解窝电限风的尴尬。”某风电企业人士向记者介绍。

不过,相对于河北目前尚无一处的海上风电,光伏则是更具优势的产业。与传统火力发电相比,光伏发电是绿色、清洁、无污染的能源项目,按照电与标准煤的等价折算系数,光伏发一度电,相当于少用400克标准煤,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997克,减少粉尘排放272克。

据记者了解,2013年河北省新增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容量74兆瓦,位居全国分布式光伏发电第三名,占全国市场份额的9.2%;新增光伏电站 11座,装机容量398兆瓦,占全国市场份额的3.3%,列第八位。而2014年,河北省计划完成的任务为1吉瓦,其中有400兆瓦地面电站,600兆瓦分布式发电。

除了太阳能资源外,河北还有一大优势。廉锐告诉记者,“河北光伏产业在全国都名列前茅,那里有许多知名的企业”。

例如于美国上市的保定英利。该公司总裁特别助理、公共关系总监梁田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在河北省,目前英利正在建设的光伏电站项目累计近 200兆瓦,包括阜平10兆瓦光伏电站建设项目、广宗15兆瓦光伏电站建设项目等。分布式电站建设方面,截止到目前,英利在河北省已经完成47个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安装量共计530千瓦。目前,英利正在积极参与河北省万户光伏惠农示范工程项目。毫无疑问,河北省是英利集团实施向光伏行业下游走战略,最重要省份之一”。

不久前,记者在华北平原西部,太行山东麓的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看到,齐村乡小口头、峪里、五会和齐村4个村的村南24个小山坡上,安装了10万多块250瓦多晶硅光伏电池板。

据了解,该电站是由三峡新能源公司投资25亿元建设,总装机容量200兆瓦,是全国第一个山地光伏发电项目。其中,一期工程建设19.8兆瓦光伏电场,建设110KV升压站一座。整个项目完工后,年产值达2.34亿元,税收3700万元。

尽管不少人认为,在山地进行光伏电站建设,将拉升成本,不太划算。但据记者了解,目前已有高层在着手筹备一项庞大的计划:将太行山周边的荒地全部建成光伏电站,为京津冀地区的节能减排做出贡献。

友情链接